炼狱寒冰

第一次用马克笔画画就画眠太的雷了。肤色好奇怪啊,算了,就当是和安哥去玩到气候晒黑了吧。草稿都没画,直接用给笔画的,结果还真去意料之中啊(哭哭::>_<::唔嘤)
小透明半夜偷偷一下眠太@眠@提不起劲

【安雷】猫的报恩

  安迷修养了一只猫,并取名叫雷狮。
  说起安迷修和雷狮的初遇可谓是很普通了。
  那天安迷修在后院里的大藤椅上打瞌睡,猛然感觉手边有什么东西,毛茸茸的,软软的。安迷修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向手边,一团黑色的东西靠在安迷修手边打着呼噜,身子跟着均匀的呼吸一起一伏。安迷修一愣,伸手摸了摸眼前的小可爱。结果,小可爱醒了,冲安迷修炸毛。
  安迷修笑着,抱起猫咪“你好啊。”
  “喵。”愚蠢的人类还不快放我下来。
  “我是安迷修,小猫咪,你的主人在哪啊?”安迷修摸了摸猫咪的爪子上的肉球。
  喵咪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安迷修蹭了蹭猫咪的脸颊“你好可爱啊~”
  喵咪翻了个白眼,一爪子拍到安迷修脸上。
  “啊...”安迷修松开猫咪。
  喵咪跳到藤椅上,舔着爪子“喵”愚蠢的人类,现在知道我不是好惹的了吧!
  安迷修擦了擦脸,看着这只奇怪的猫咪,一身墨一样的黑色,紫色的眸子正盯着安迷修,黑色细长的尾巴正左右摇摆,警告着安迷修。
  安迷修趴下身子,平视喵咪“你没有主人吗?”
  猫咪瞄了他一眼,跑走了。
  安迷修皱着眉挠了挠头“他这是不喜欢我吗?”
  自那以后安迷修经常会给雷狮做鱼,又是还带着骨头,欣慰上次安迷修看到雷狮和一只狗狗关系很好的样子。
  佩利:“汪!”老大你回来了!^o^
  帕洛斯:“喵!”老大今天怎么怎么久才回来。( ̄~ ̄)
  卡米尔:“喵。”(这句无翻译)\(≧▽≦)/
  雷狮把嘴上叼着的鱼放下来,众猫凑到一起吃着雷狮带回来的鱼,雷狮把专门为佩利带回来的骨头推给佩利,佩利叫了一声,埋头咔呲咔呲的啃骨头。
  “喵。”雷狮叫了一声又跑走了。
  “喵。”卡米尔看着雷狮的背影。大哥去哪啊?
  帕洛斯:“喵。”谁知道呢。( ˙-˙ )
  “汪!”一定是去找吃的了!\(≧▽≦)/
  帕洛斯:“喵。”你就知道吃。-_-
  “汪!”有什么错吗!|( ̄3 ̄)|
  雷狮带回去的鱼是安迷修给的,安迷修不爱吃鱼,但他却愿意给雷狮做鱼。
  雷狮跑回安迷修后院的藤椅上躺着。雷狮并不讨厌和安迷修相处,不仅不讨厌还可以说是有点喜欢,毕竟给流浪猫吃的这种事一般都是小孩子会做的,当然大人也有,但是少。在雷狮眼里安迷修就好像是一个大孩子一样。
  “喵。”雷狮起身,冲屋里叫了叫。
  安迷修听见了声音便走了出来,手里还拿了一盘鱼,安迷修坐到雷狮旁边,把鱼放下“吃吧。”
  安迷修看着雷狮低头吃鱼的样子傻愣愣的笑了“奥,对了,雷狮,我找到了一家可以收养你朋友的人家。”
  雷狮抬起头来看着安迷修,抖了抖耳朵“喵。”谢谢。
  “呐,雷狮吃完我们就把他们送到那户人家好不好?”安迷修看着雷狮笑道。
  “喵。”好。
  ......
  “喵,喵,喵。”卡米尔,帕洛斯,佩利。
  佩利:“汪!”老大回来啦!
  “汪!”他是谁!佩利看着雷狮身后的安迷修,弓起背,做出攻击的架势。
  帕洛斯:“喵。”佩利乖。
  “喵。”找到可以收养你们的人家了。
  “喵?喵?”我们?那大哥呢?卡米尔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雷狮。
  “呃...”安迷修挠了挠脸颊,看着雷狮“你是在和他们解释吗?”
  “喵。”是。雷狮回头看了看安迷修。
  最后在雷狮的威逼利诱下卡米尔,帕洛斯还有佩利不得不妥协。
  于是画面就变成了安迷修怀里抱着雷狮,佩利跟在后面,背上拖着卡米尔和帕洛斯。
  “丹尼尔,我来了。”安迷修边敲丹尼尔家的房门,边叫道。
  丹尼尔开门,见安迷修怀里的雷狮便伸手要抱“啊,就是这只吗?”
  “不是。”安迷修闪了一步,让丹尼尔看到自己身后的一狗两猫。
  丹尼尔瞬间石化,怎么这么多......
  安迷修并没有给丹尼尔消化的时间让佩利他们进了门后就直接抱着雷狮离开了,只留下在风中凌乱的丹尼尔。
  “喵。”你的朋友靠谱吗?雷狮趴在安迷修怀里。
  “嗯?”虽说安迷修听不懂雷狮说的是什么但他大概能猜出来“放心吧。丹尼尔还是很可靠啊。”
  于是乎,安迷修从一位没有马的骑士变成了一位专职猫奴。
  但是有一天,他发现自己养的雷狮,似乎并不是一直普通的猫啊...
  “雷狮?”安迷修半夜起来感觉身边有团热乎乎的东西习惯性的脱口叫出雷狮的名字。
  “安迷修...”雷狮轻唤这安迷修的名字,翻身跨坐到安迷修身上,盯着身下的人。
  “雷狮,别闹。”安迷修哼唧了一声,马上发现了不对,雷狮没这么重!
  安迷修猛地睁开眼睛,正对上雷狮紫色的眸子,这么近的距离,安迷修连雷狮的呼吸都感觉的到。
  “你...”安迷修看着雷狮惊讶到词穷。
  雷狮一笑“听说过猫的报恩吗?”
  安迷修愣了愣点头,现在的雷狮俨然是一副人类的样子,当然是在忽略头上的耳朵和身后的尾巴的前提下。
  雷狮轻轻的在安迷修的唇瓣上啵了一下。
  安迷修回过神来,邪魅的一笑,翻身把雷狮压在身下“那你就好哈报恩吧~”
  “喵?”雷狮愣愣的“不对!不应该是我在...唔...”
  结局拉灯o(*////▽////*)q

【安雷】好久不见(完)

  接卡米尔回家的路上雷狮还买了些卡米尔爱吃的零食和菜,毕竟还是要给卡米尔做饭的,只吃零食也不好。
  吃饭的时候二人一直都很安静,结果卡米尔来了一句“今天我看到安哥了。”
  “嗯?安迷修?”雷狮抬头看着卡米尔“他去你们学校干嘛?”
  “本来以为他是来找老师叙旧的,但他是来找我的。”
  “他找你干嘛?”雷狮皱着眉头,语气中哟明显的不悦。
  “他问我你的手机号。”卡米尔看着雷狮“我没告诉他。”
  “奥。”雷狮笑着“以后不用理他。”
  “知道了。”卡米尔点了点头,起身“我吃饱了。”
  “嗯。?”雷狮一愣“今天晚上我要去酒吧,你先睡知道吗?”
  “嗯。”卡米尔应道。
  吃完饭后雷狮把餐具收拾了一下就出门了。
  今天晚上酒吧里的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多,雷狮对酒吧里的客人不感兴趣,他走到吧台那坐了一会,选好了一首歌便走到帕洛斯他们身边。
  在台上唱歌的雷狮并没有注意到吧台旁那个人正看自己。
  “请问你们有他的联系方式吗?”安迷修看着正在擦杯子的酒保问道。
  “奥,你说雷狮啊。”酒保笑着应道。
  “嗯。”安迷修点了点头。
  “雷狮很有人气呢,男生女生有很多都是为了他来的。虽然如此,但是很抱歉我们并没有雷狮的联系方式。”酒保苦笑一声。
  “是吗。”安迷修眼中闪过不易察觉的伤心。
  唱完后雷狮下台,正准备回家身边的一个就保告诉自己有人找,雷狮很淡定的点了点头,很明显,在雷狮唱完歌后有人找他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雷狮走到男人身边坐下。
  “找我什么事?”雷狮看着男人,坐姿很随意。其实雷狮并不认识这个男人。
  “我想包养你。”
  “什么玩意?”雷狮嘲讽的一笑“包养?你当着演电视剧呢?”
  “拿上来。”男人冲着身后的保镖说了一声。
  保镖把一个白色的箱子放到桌子上,打开,里面全是钞票。
  “呵。”雷狮一笑,起身。
  男人拉住雷狮“怎么样?这些都是你的。”
  “放手。”雷狮斜视男人。
  男人一愣。
  雷狮甩开男人的手,正想离开,却被他的保镖拦了下来。很多人也注意到了这边的骚动,小声议论着。
  “呦,这不是王总吗?”安迷修笑着插到雷狮和男人身边,拉起雷狮的手。当然,雷狮并没有甩来。
  “安总。”男人看着安迷修拉着雷狮的手“怎么?安总也对他感兴趣?”
  “感兴趣?”安迷修笑了笑“抱歉,王总你可能误会了什么,雷狮本来就是我爱人。”说罢安迷修拉着雷狮头也不回的走了。
  出了酒吧有一段距离雷狮才甩卡安迷修,而安迷修早因为刚刚的话脸红了。
  “....”雷狮看着安迷修“跟我过来。”
  雷狮带着安迷修走了很远,到了一个很熟悉的地方,也就是一个在普通不过的烧烤摊,只是有些回忆罢了。
  雷狮和安迷修坐下,要了很多烤串和啤酒。安迷修知道在自己和雷狮都清醒的情况下他不可能开口告白,所以一个劲的喝酒。
  雷狮就这样看着安迷修喝酒也没拦着。直至安迷修喝醉了,雷狮才开口“想吐不?”
  “你这话真煞风景。”安迷修垂眼,红着脸,看着雷狮,俨然是一副喝醉了的样子。
  雷狮失笑。
  “雷狮...”安迷修把脸凑向雷狮“我喜欢你。”
  雷狮看着安迷修一笑“我知道。”
        安迷修,好久不见。雷狮闭眼覆上安迷修的唇瓣。
(画外音)卡米尔:明天又要自己去上学了…
(怎么好了像是雷安啊…😂😂)

【安雷】好久不见②

  第二天一觉醒来雷狮只觉得头昏脑涨,四肢酸痛,浑身无力,看着身上遍布的吻痕和牙印,又看了看四周,很明显是男人的房间,雷狮愣了愣,哥哥我这是被男人上了?!!
  揉揉脑袋雷狮有些无语,回想昨天晚上的事却什么都会回想不起来,只记起昨天自己喝醉了,趴在吧台上睡着了,有人叫自己,然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雷狮叹了口气,找衣服,企图离开。
  “...雷狮。”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雷狮的身体瞬间僵硬了,但又马上恢复了原样,转身,看着来人“安迷修啊。”
  “嗯。”安迷修点了点头,有很多话想对雷狮说,明明在心里反反复复默念了这么多遍,但看到雷狮的时候却连一句问候的话都说不出口。
  “这几年过的好吗?”安迷修看着雷狮,眼神里尽是担忧之类的神色。
  “挺好的。”雷狮余光瞄向窗外。
  “你...”
  “我该回去了,要不然卡米尔上学要迟到了。”雷狮找出裤子穿上,又穿上鞋。起身走到门边。
  “我送你吧。”安迷修也跟着起身。
  “不用了,离得挺近的。”雷狮看了一眼安迷修,安迷修肩膀上都是牙印。想也知道是雷狮的杰作。
  回家后雷狮没看到卡米尔也不觉得奇怪,因为如果雷狮没回来或者是起晚了卡米尔都会自己去学校。说要送卡米尔去学校其实也只是个借口而已,不想和安迷修在同一间屋子里借口。
  雷狮叹了口气,摊到套沙发上,拿出茶几底下的一个黑色的盒子,盒子里放着的是一个手机挂饰,冷流的挂饰。
  雷狮看着挂饰,看得正出神,一阵煞风景的敲门声响起。雷狮把挂饰放进盒子里,盖上盖子,放回原处。
  “大哥!”
  “佩利?你怎么在这?”雷狮愣愣的看着佩利不悦的皱着眉。
  “哦,我是来问问大哥今天去不去唱歌的。”佩利挠了挠头。
  “晚上再去。”
  “哦,知道了,那大哥我先回去了。”
  “嗯。去吧。”
  雷狮在家看了会电视,觉得无聊又溜了出去,正好碰到了校长丹尼尔。
  “校长,好久不见啊。”雷狮冲着丹尼尔挥了挥手。
  “雷狮啊。”丹尼尔擦了擦汗,应道。
  “恩。”
  “最近还好吗?”丹尼尔看着雷狮,克制着自己想走的欲望。
  “挺好的。”
  “安迷修呢?还喜欢你吗?”丹尼尔一说到安迷修就是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怎么好白菜都让猪拱了呢?
  “安迷修喜欢我?”雷狮一愣。
  “是啊,你忘了?他那次往你书桌里掖情书,结果你一天都翘课没回来,情书反而让我没收了。”丹尼尔仍旧是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那你现在还有那张情书吗?”雷狮看着丹尼尔。
  “没有啦,都这么多年了,搬了几次家也不知道去了那。”丹尼尔叹了口气“你弟弟挺不错的。”
  “嗯。”雷狮敷衍的应了句“那个,我还有事,先走了。”
  丹尼尔看着雷狮的背影。终于走了啊...
  雷狮径直回家躺在床上睡觉,一觉睡到下午四点。看了看钟,雷狮意识到卡米尔快要放学了,便起来去学校接他。
(怎么感觉写崩了(•́ω•̀ ٥))

【安雷】好久不见①

  雷狮和安迷修从小学起就一直是同桌,一对欢喜冤家。大学毕业后雷狮不再继续上学,而安迷修却是去了外国留学。
  等到安迷修再次回来的时候他已经找不到雷狮了。
  ……
  “卡米尔你干嘛呢?”雷狮刚洗完澡,头发吹都没吹,只是拿毛巾随便擦了擦,现在还在滴水。
  “哥,你过来看这个。”卡米尔回头看了看雷狮,指着电脑。
  “什么啊?”雷狮顺手从冰箱里那个罐冰镇的啤酒走到卡米尔身边。
  看到电脑上显示出的内容的时候雷狮愣了一会,很快就接受了“…卡米尔你早点休息,明天还要去学校。”
  “啊…嗯,知道了。”卡米尔点了点头,不得不承认卡米尔刚刚愣了一会儿,具体原因就是眼前的这个男人——雷狮。因为刚洗完澡的关系,雷狮之穿了条黑色的内裤和一件宽领的T恤。发梢上滴着的水从脖颈滑到锁骨,再加上在浴室里被水气烘的脸有些偏红。所以卡米尔看着会发愣。
  雷狮合上电脑“好了,你快去休息吧。”
  “嗯。”卡米尔走回房间脱下外套,躺在床上。
  看着卡米尔回卧室后,雷狮才重新打开电脑,浏览起这个网站。
  网站上的全是一位企业家的采访,很显然,能让雷狮这么在意的企业家只有一个——安迷修。
  雷狮笑了笑,也难怪,你有头脑,有想法,还有能力,你能当上企业家我一点都不奇怪。安迷修。
  雷狮看着电脑上安迷修的照片,过了良久才彻底把电脑关机。
  回卧室后雷狮却一直睡不着,满脑子都是那个人的身影。像是摆脱不掉的梦魇。反正也睡不着,雷狮索性起身换上衣服去了自己常去的一家酒吧。
  雷狮经常在这家酒吧里唱歌,但不是驻唱。只是消遣,雷狮挺喜欢这种消遣的,一来是可以拿钱,二来是可以打发时间。
  雷狮坐在吧台旁边喝酒,这几年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雷狮的酒量也长进了不少,不会轻易喝醉。
  喝着喝着,想起了安迷修,不知怎么眼角就有泪流了下来,雷狮也不去擦,一直喝酒,喝到烂醉,趴在吧台上就睡着了,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人叫他,想必是酒保吧。雷狮也不去理会,直至那人把雷狮扛起,雷狮还是一点反应没有。
  当天晚上,雷狮根本没回家,明早雷狮就会后悔喝这么多酒的。

麻麻,介个葛格他撩我。我要娶他!

感觉,画的好奇怪啊…

为啥人家本来长得辣么可爱画出来就不一样啊(果然还是我太渣了😂)

第一次画安雷,
第一次在LOFTER上发东西…
画的好难看…
手残啊,好心塞…
安哥脸好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