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风说雨

请不要觉得我好欺负,如果你太过分我也不用留情面
主食杰佣(请不要给我ky杰园谢谢)轰出胜,贱虫,忘羡,药鱼,信白,铠约策……………

占tag.抱歉
我终于有一次杀三放一了!!!!!

占tag道歉。
本来想杀三放一的,结果他们一共就解了一台密码机〔绝望ing〕
终于遇到奈布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只奈布超可爱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直跟在我后面!!!!!
可爱死了!!!!!!!!
〔第三次玩杰克〕

【铠约】十二月5

CP为铠约,铠约,铠约(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作者文笔超差!
不定时更新!
超短!

  五月里,我们对面坐着,犹如梦中。
  
  “守约,苏烈,给你们介绍下,这是铠。上面派来的官员。以后就和咱们一起工作了。”花木兰说着,一边打量着办公室,想帮铠找个位置。
  
  哎………百里守约呆愣的看着花木兰身边的铠。
  
  他!?!?百里守约眨了眨眼,脑海里挤满那天淫【隔开】靡的场景。
  
  “啊,铠你就坐到守约对面吧。”花木兰接着说“有什么不知道的就问守约好了,他人很好的,咱们这个办公室的人的三餐一般都是守约负责。”
  
  坐,坐我对面???!!!百里守约一惊,棕红色的狼耳高高立起。
  
  “守约你怎么了?”花木兰见百里守约反应这么过激,不免有些疑惑。
  
  “啊,木兰姐,我没事……对了铠中午有什么特别想吃的吗?”百里守约笑了笑。
  
  “肉。”铠脱口而出。
  
  可能是因为是异乡人的原因,铠对食物的需求很大。
  
  “哎……肉的话,昨天刚吃完啊。”百里守约有些无奈。
  
  “嘛,反正以后还是要做的,不如今天就去买点。”花木兰想了想,让守约一个人出去还不太放心,应该找个人陪他“铠就和守约一起去吧。”
  
  “不用麻烦的。”百里守约愣了愣,赶忙拒绝。
  
  他现在还没做准备面对这位和自己发生过关系的邻居兼同事。
  
  “没事。”铠点了点头,他现在非常需要一个和百里守约解释的机会。
  
  “那就一起去吧。”花木兰笑了笑,拍了拍铠宽大的肩膀。
  
  “现在就去吧。”苏烈插了一句,“如果是要去采购的话,一时半会也采购不完吧。”
  
  “也是,你们两现在就去吧。”花木兰思索了一会“铠你帮守约拿拿东西,别累着他。”
  
  “嗯。”铠应了一声,走到百里守约身边。
  
  “走吧。”清淡的语气,百里守约听不出任何异常。
  
  ………………………
  
  百里守约走在前面,很努力的想无视后面那灼热的目光。
  
  “百里……”铠轻轻叫了一声。
  
  百里守约回过头。
  
  “我有点事想和你说。”
  
  “等晚点再说吧,先买东西吧,木兰姐和苏烈还在等着呢。”百里守约说完转过头,继续往前走。
  
  铠沉默了一会,也是没有再开口。
  
  不过铠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和百里守约拉开很长一段距离了。
  
  但是,铠跨了三两步,还是跟上了。
  
  ……………………………
  
  百里守约看着自己对面狼吞虎咽的男人,不禁笑了笑。
  
  吃过午饭,百里守约收拾完东西。却是已经到了工作的时间。
  
  想来百里守约也把铠有事要和他说的事抛在了脑后。
  
  “百里,你能和我出来一下吗?”休息时间铠走到百里守约身边,小声询问了一下。
  
  “啊……”百里守约这才想起铠有事要和自己说,马上起身“好啊。”
  
  …………………………………
  
  “关于那天那件事……”铠酝酿了一下,组织了语言,“我很抱歉。”
  
  “……”百里守约垂下眸子,抖了抖耳朵,示意铠继续说下去。
  
  “我……嗯………我挺喜欢你的……”
  
  嗯哼?你们异乡人‘挺’喜欢就上人?
  
  “呃……对不起……但是……我真的很喜欢你……我……”
  
  “铠,我大概能懂你的意思,打断你说话很抱歉,但是,咱们现在都应该给对方一个缓和的时间。”百里守约叹了口气“抱歉,我失礼了。”
  
  说完,百里守约走回了办公室。
  
  铠愣了愣,拿出手机搜索了一下这句话的意思

【铠约】十二月4

CP为铠约,铠约,铠约(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作者文笔超差!
不定时更新!
超短!

  四月,遍地蔷薇。
  
  百里守约自上次以后,看到铠都绕道走,连打招呼的机会都不给他。
  
  铠很郁闷,他现在很后悔。后悔死了。
  
  铠从未如此在意过一个人,连自己的妹妹都没这么在意。
  
  铠现在很对不起百里守约,他现在发现自己做错了,错的很严重。
  
  百里守约今天心情很不好,原因应该就是因为铠。
  
  百里守约每次回想起那天的情形,都会不自觉的脸红发热。
  
  这应该算是自然反应吧。
  
  花木兰觉得最近百里守约很奇怪,经常时不时的脸红,让人觉得是恋爱了!
  
  花木兰有些担心百里守约,所以打算和他聊聊……
  
  “守约啊……”花木兰看着百里守约,神色有些悲怆。
  
  “木兰姐,你这是怎么了?”百里守约看着花木兰眨了眨眼,“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不是,守约,你最近怎么了?”花木兰看着百里守约。
  
  “我?我没事啊。”百里守约有些摸不着头脑。
  
  “那你……守约,你是不是谈恋爱了?”花木兰笑了起来“来来来,告诉姐,哪个妹子这么好运,能和你谈恋爱。”
  
  “木兰姐,我没谈恋爱啊。”百里守约苦笑道。
  
  “那你最近怎么莫名奇妙的脸红啊?”花木兰皱起眉头,“既然没谈恋爱,难道是生病了吗?”
  
  “木兰姐,你放心吧,我没事的。”百里守约笑了笑,“时间不早了,我去给大家做饭吧。”
  
  “嗯……好吧。”花木兰叹了口气“有事你一定要告诉我!”
  
  “嗯,知道了,木兰姐放心吧。”百里守约笑了笑。
  
  起身离开办公室。
  
  晚上百里守约回家的时候,门口突然多出来一大束蔷薇花。
  
  百里守约皱起眉头,看到花丛里的卡片:
  
  百里守约收
  
  百里守约无奈的笑了笑,心情有些怪异的抱着蔷薇花回了家。
  
  铠打开隔壁的门,看到百里守约把花抱回去心里开心的要死。
  
  花店的店员说的果然没错。
  
  ……………………………
  
  “这位先生是要买花吗?”
  
  “店里新进的蔷薇很好哦。”
  
  “送人的话,送这种新鲜的花会让人很开心的。”
  
  ……………………………
  
  自那以后,百里守约天天都会收到很多花,很多种类的花,都可以开花店了。
  
  ……………………………
  
  花店小妹:这位客人到底有多少爱人(雾)啊………

【铠约】十二月3(中)

  百里守约拿着钥匙,走到隔壁,打开门。
  
  百里守约这是第一次到邻居家,怎么说呢。
  
  铠家里的装修都是冷色调,不是灰色就是黑色。
  
  如果那人在家里的话,应该是最显眼的吧。百里守约不禁想起铠蓝色的发和灰蓝色的眼睛。
  
  百里守约因为不熟悉地形,走错了很多次,第五次百里守约总算进了卧室。
  
  走到衣柜前百里守约拉开抽屉拿了件白衬衣和一条黑色的裤子,半晌,百里守约伸手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条里裤(俗称内【隔开】裤)
  
  百里守约有些手颤,毕竟是第一次给别人那这种东西。
  
  百里守约有出门,把门锁上又回到了自己家里。
  
  “铠先生,衣服我拿来了,给你送进去吗?”百里守约敲了敲门。
  
  回应他的是一片水声,加上一起轻微的“嗯。”
  
  【肉今天晚上打,不一定什么时候。】

【铠约】十二月3

CP为铠约,铠约,铠约!(重要的事情说遍)
不定时更新!
作者文笔超差
超短


  三月,下起了大雨。
  
  百里守约今天起的很晚,给花木兰打了个电话,告诉对方自己可能要请个假,虽然想到花木兰会问自己一些问题,但是问的好像有点多……
  
  “木兰姐,我真的没事,就是有点发烧……你放心吧,没事的,过两天就好了……嗯,我知道……我过会就去医院。”百里守约无奈的笑了笑。
  
  “唉……”花木兰叹了口气,说了几句关心的话,挂断了电话。
  
  百里守约叹了口气,棕红色的耳朵抖了抖。
  
  把手机放到床头柜上。
  
  百里守约觉得眼皮在打架,头昏沉沉的……
  
  晃了晃脑袋……
  
  更他妈困了……
  
  百里守约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
  
  7:35分
  
  百里守约很想下床去做点吃的,但是腿脚也没有力气,索性躺在床上,睡了一觉。
  
  一觉起来,百里守约揉了揉眼,哼哼了一声,把手放到床头柜上,摸自己的手机,半分钟后,百里守约摸到它了,把手机拿回被窝里。
  
  手机壳冰凉的温度让百里守约清醒了几分。
  
  打开手机屏,微亮的光打在脸上,百里守约眯了眯眼,看着手机上的时间……
  
  9:57分
  
  好像有点晚了……百里守约把手机放到一边,坐了起来。
  
  托刚才那一觉的福,百里守约现在感觉自己好多了。
  
  起身,下床,百里守约换上衣服,除了门。
  
  医院里人很多,可能是因为这几天突然降温。
  
  百里守约排了半小时的队终于挂上了号。
  
  ……
  
  扁鹊看了百里守约一会,给他开了几副药,让他一天喝一副。
  
  百里守约付完钱。
  
  结果刚走到门前,发现外面开始下雨了,很大的雨。
  
  百里守约抖了抖耳朵,意识到自己并没有拿伞后叹了口气。
  
  铠看了百里守约一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要回公寓吗?”
  
  清冷的声音冷不丁在身后响起,吓得百里守约一抖擞。
  
  “你是……”百里守约开口后就后悔了,那就一见面就问人名字的,更别说这人就是自己的邻居。
  
  百里守约脸一红,好像在惭愧自己刚才的失礼。
  
  铠看着这样的百里守约,更想揉他的尾巴个耳朵了。
  
  “我是铠。”铠说了一句,完了就补充了一句“你的邻居。”
  
  这不提还好,一提百里守约更惭愧了:“我是百里守约。”
  
  “嗯。”铠点了点头“你要回公寓吗?”
  
  “啊……嗯。”百里守约点了点头。
  
  “没带伞?”铠问。
  
  “嗯。”百里守约点了点头。
  
  铠看着那一扑棱一扑棱的耳朵,压制住自己想揉它们的欲望:“我送你吧。”
  
  “啊……谢谢!”百里守约开心的笑了笑。
  
  “没事。”铠撑开伞。
  
  一把伞下有两个成年人果然还是有些吃力。
  
  百里守约抖了抖耳朵,看了眼伞面:“铠先生,伞歪了。”
  
  “没歪。”明明是清冷的语气,百里守约却硬生生的听出了一种任性的感觉。
  
  抖了抖耳朵,百里守约不再说话。
  
  铠把百里守约送回家的时候,衣服已经湿了一半了。
  
  百里守约有些抱歉的挠了挠脸颊。
  
  “铠先生也进来吧,洗个澡,暖一下身子,别再感冒了。”百里守约说完,又意识到他就住在自己的对面,不禁有些尴尬。
  
  但是铠却没有这种感觉。
  
  铠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钥匙递给百里守约。
  
  百里守约愣愣的接过,铠却是已经进到屋子里来了。
  
  “这是?”百里守约试探的问了一句。
  
  “我家的钥匙。”铠说完顿了顿“帮我去拿件衣服,谢谢。”
  
  “啊……好。”百里守约愣愣的点了点头。
  
【明天有肉,以图的形式发出来。(嗯对,就这样,没了,今天没更新了)】

【铠约】十二月2

CP为铠约,铠约,铠约!(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不定时更新
作者文笔超差
超短!

  二月,你睡在隔壁。
  
  百里守约像往常一样,起床,洗漱,换衣,吃饭,出门。
  
  只不过有些不同,今天出门的时候他看到搬家公司的车停在楼下。
  
  也有人不断的隔壁搬着东西。
  
  百里守约本来没打算过问这些事的,却没想到有人主动和自己搭话。
  
  “这不是百里吗?”搬家公司的员工看着百里守约笑了笑。
  
  他们对这个温柔礼貌的顾客印象可谓是很深了。
  
  “嗯,早上好,今天是有人搬家吗?”百里守约礼貌的笑了笑。
  
  “是啊,就在你隔壁。”搬家公司的人说了一句。
  
  新邻居吗?
  
  百里守约愣了一下,转身和来人撞了个满怀。
  
  “对不起。”百里守约低着头,轻声说了一句“先生你没事吧?”
  
  铠愣愣的看着百里守约…呃…不…百里守约的尾巴个耳朵,半天才说出两个字来:“魔种?”
  
  百里守约身子一顿,点了点头。
  
  “奥。”铠想起对方刚刚问的问题,又加了一句“我没事。”
  
  “那就好,抱歉给你添麻烦了。”百里守约又道了一次歉,“我还有事,先走了。”
  
  “嗯。”铠点了点头。
  
  今天的百里守约和往常有些不太一样,会莫名其妙的发呆,而且,更严重的是做饭的时候把手指划伤了。
  
  花木兰表示很心疼,扎心般的疼。
  
  不过到还是做好了,虽然味道比平时差了一点,但也没说什么。
  
  “守约啊……”花木兰居高临下的看着百里守约。
  
  “木兰姐,有什么事你说。”百里守约抬头看着花木兰。
  
  “你今天怎么了?”花木兰不禁皱起眉头,“怎么心不在焉的?还把自己手划伤了。”
  
  “没事,木兰姐,我就是分神了。”百里守约无奈的笑笑。
  
  “怎么?又在想你弟弟?”花木兰问了一句。
  
  百里守约没有回答,但花木兰以为他是默认了也没多过问,安慰了几句就回去了。
  
  百里守约叹了口气,趴在桌子上,脑海里又浮现出今天的那人。
  
  他是我的新邻居?
  
  百里守约现在还记得铠那句“魔种”里蕴含的疑惑,惊讶还有似有似无的敌意。
  
  惹他讨厌了吗……
  
  百里守约的耳朵垂下,细长浓密的睫毛轻轻颤动,心里有些不成滋味。
  
  铠坐在沙发上,满脑子都是今天看到那个混血魔种……
  
  铠喜欢动物,但是因为长得太高冷也没有动物敢亲近自己。
  
  铠从看到百里守约起就想摸摸他的耳朵和尾巴。
  
  但是并没有动手。
  
  像是在顾忌什么一样。
  
  百里守约今天晚上很罕见的失眠了,当然,隔壁的铠并没有失眠。
  
  要不要去道歉啊……
  
  百里守约手里捧着一杯热牛奶,心里做着很剧烈的斗争。
  
  但是不知道哪里错了去道歉会更让人生气的吧……
  
  但是不管怎么说他应该是因为我生气了吧……
  
  啊啊啊!好乱啊………
  
  还是不要去了吧……
  
  百里守约喝完最后一口牛奶,重新躺回床上。
  
  铠从床上坐起来,走到厨房,从冰箱里拿出来一盒午餐肉,当夜宵吃。
  
  吃完又趟回去睡觉了。
  

【铠约】你是谁?

◎失忆梗
◎短片
◎没有后续

  
  晨光柔柔的撒下,暖暖的。
  
  白色的床上凹陷下去一块,被子把人裹得很严实,只留出一对棕红色的狼耳。
  
  百里守约哼哼了一声,一个翻身,从床上坐起来,打了个哈欠,眯着猩红色的眼睛,伸着懒腰,像一只慵懒的猫。
  
  伸手拿起床头柜上的记事本,一页一页的翻阅:
  
  你叫百里守约,
  
  你有一个弟弟,叫百里玄策,但他已经离开很久了
  
  你有很多朋友,
  
  开朗傲气的花木兰,
  
  粗中有细的苏烈,
  
  嗜酒成性的李太白,
  
  ……
  
  还有一个深爱的人,
  
  他的食量很大,
  
  遇事冷静,
  
  很有礼貌,
  
  虽然长相高冷,但是心肠并不坏,
  
  你很爱他,
  
  他也很爱你,
  
  只不过,
  
  他……
  
  现在也是杳无音信,
  
  ……
  
  百里守约合上本子,猩红色的眸子眨了眨,把本子上记的事情记住得差不多了,下床洗漱。
  
  百里守约围上一条红色的围巾走出门,到路边的一个早餐摊买早餐。
  
  “又是你啊,小伙子。”老板娘说着麻利的包好百里守约平时点的食物。
  
  百里守约愣了愣,接过吃的说了一句谢谢,付完钱后回到了公寓。
  
  百里守约正吃着早餐,突然接到一通电话,是他的主治医师打来的。
  
  “守约,你今天情况怎么样?”
  
  “……什么都没记起来。”百里守约叹了口气。
  
  “我一会去找你一趟。”
  
  “好。”
  
  挂断电话后,百里守约三两口解决了手里的豆浆,收拾了下东西,坐在沙发上,乖乖的等扁鹊来。
  
  “你真的要见他?”扁鹊在百里守约家门口,再次向身后的人确定了一下,这个严肃的问题。
  
  “嗯。”铠点了点头。
  
  “好吧。”扁鹊叹了口气,按下门铃。
  
  几秒后,百里守约来开了门,看到扁鹊后笑了一下。
  
  目光一转,扁鹊身后的那人的蓝发,灰蓝色眸子,以及张冷峻的面容,似乎在哪见过。
  
  
  
  
  
  “你……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