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狱寒冰

【安雷】深海之鲛5

闻言雷狮皱起来眉头,非常不满“你什么意思?”
安迷修别过头去,因为他会被雷狮的紫眸所左右。
见安迷修如此沉默,雷狮冷笑一声,嘲讽了一句,便离开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安迷修一直都在发呆,思考人生。
……
已经过了20天了,安迷修还是没想出个所以然来,20天里安迷修曾想过无数次分散注意力的方法,但都无果。
安迷修也曾在纸上画过画,但不知道为什么,起笔收笔,纸上跃然是雷狮的样貌。
安迷修从未这么迷茫过。
他也曾想过道歉,但始终也没能实现,因为安迷修根本不知道雷狮在哪?他只知道雷狮的名字,以及他是只人鱼罢了。
三十天转瞬即逝。
和安迷修一同出发的人都已经回来了,但是安迷修还没有回来。
大约在第三十天的下午一点,安迷修回来了,他第一个去见的就是自己的师傅,当然除了师傅安迷修也没有什么能见的人了。
安迷修向自己的师傅描绘了自己见到雷狮的情景,并且把雷狮咬的伤口给师傅看。
安迷修的师傅好像(???)灰常激动,他问安迷修有没有记得他的相貌。
安迷修点了点头,把自己画的雷狮拿给师傅。
安迷修的师傅颤颤巍巍的接过安迷修手里的画。激动的泪牛满面(???)
安迷修又讲了雷狮对自己说的话以及自己叫他恶党这件事。
“我想向他道歉。”安迷修低着头,扯着衣服的下摆。
“……”师傅静静的看着安迷修,叹了口气。
“我不知道他在哪…”安迷修说着眼泪都快要挤出来了(???)可怜巴巴的(???)
“安迷修。”师傅慈祥的摸了摸安迷修的头“你去找‘他’吧,他会帮你的。”
安迷修知道师傅说的‘他’是谁,所以点了点头,朝着那人的住处走去。
——————————————————————
啊…
一如既往的短啊…
(瘫)
不急不急…
就快完了…

【安雷】深海之鲛4

三十天,说长也长,说短也短。
这才过了四天,安迷修自打见了那只明教雷狮的人鱼后,安迷修就变的有些奇怪。具体奇怪在经常发呆,傻笑之类的。
雷狮悄咪咪的跟在安迷修后面,是不是抓只鲨鱼(???)果腹,但安迷修仍旧是没有发觉(“明明海水都被鲨鱼血染红了啊喂!”“人家以为是赤潮”“……”)
“喂!”多天以后雷狮终于忍不住叫住了安迷修。
“哎?!”安迷修记得雷狮的声音,猛地回头,正对上那双紫色的眸子,一瞬间安迷修就兴奋了,差点扑到水里和雷狮拥抱“雷狮!”
雷狮看着安迷修挑了挑眉。
“过来狩猎碰巧看到了你了。”雷狮随便找了借口。
“…狩猎?”安迷修突然想起那次雷狮想吃掉自己的样子,面色一沉“是狩猎人类吗?”
“哈?”雷狮一皱眉“有时候也会狩猎,但平时都是…”
“为什么?”安迷修突然开口,面色复杂“为什么狩猎人类?”
“这个世界不就是弱肉强食吗?”雷狮不屑的笑了笑“你们人类可以吃猪羊鸡鸭之类的,我们就不可以吃人类吗?”
“这不一样,它们……”
“它们在你们眼里不都是‘可食用’的吗?”雷狮嗤笑“人类在我们看来就跟猪羊鸡鸭差不多。”
“……”安迷修无法反驳雷狮的话,索性闭嘴。
“喂,怎么不说话了?”雷狮挑了挑眉“觉得我是对的了?”
安迷修在大脑里搜索着可以用来形容雷狮的词汇,半晌,才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恶党”

【安雷】深海之鲛3

沉睡中的安迷修皱着眉头,因为他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扎他的腿。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正对上一双紫色的眸子,安迷修一愣,想起这双眸子的主人是那条咬自己的人鱼,而现在,这条人鱼此时正盯着自己,尾巴戳着自己的腿。
意识到这点,安迷修猛的向后一挪,警惕的看着人鱼“你想干嘛?”
他不说话,只是盯着安迷修翠绿色的眸子。
见对方没有敌意,安迷修迫使自己冷静下来。
“我是安迷修,你是谁?”安迷修看着雷狮,伸出手。
“雷狮。”雷狮盯着安迷修的手“你伸爪子干嘛?”
“呃…握手,你知道吗?”安迷修用另一只手挠了挠脸颊。
“握手是什么?”不出安迷修所料,雷狮果然不懂握手的意思。
“是一种示好的表现。”安迷修笑了笑,翠绿色的眸子弯的像月牙一般。
雷狮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安迷修的手,在确定眼前的人没有任何威胁后,雷狮伸出手,握住了安迷修的手。
安迷修高兴到飞起。
安迷修握着雷狮的手傻笑着。
“你笑什么?”雷狮觉得莫名其妙。
“我开心啊。”安迷修笑着“因为我看到了你这么善良的人鱼啊。”
“嗯?”雷狮一愣,接着开口“你不怕我吗?我可是想吃了你啊。”
“不会啊。”安迷修依旧没头没脑的笑着,挠了挠头“死在你手里肯定不葬身鱼腹的好。”
“切。”雷狮切了一声,翻身跃回水里,苍白的脸上浮现一抹不正常的红晕。
安迷修笑了笑。
雾早已散尽,安迷修划着船桨,离开了这片海域,可安迷修不知道雷狮可是一直在后面跟着呢…

【安雷】深海之鲛2

安迷修就这样,跟着那双含笑的眸子,慢慢驶向迷雾的深处。
到达了迷雾的深处,那双眸子却是突然不见了踪影,安迷修揉了揉眼,猛然发现自己已经身处迷雾的中心。
紫色的鱼尾从水底猛的拍向安迷修的小船,小船剧烈的摇晃起来,虽然没有翻,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安迷修却翻了下去。
海水涌向安迷修的鼻腔和口腔。
安迷修紧闭着嘴,无意间瞥见那紫色眸子的主人。
紫色的发在水中飘荡,鱼尾轻轻的摆动着。
紫色的眸子对上安迷修翠绿色的瞳孔,他愣了一会,唇角勾起一个戏谑的笑,摆尾游到安迷修身边,拖住他,张开嘴,尖锐的牙齿割开衣服和皮肤,血腥味顿时在水中溢散开来。
因为疼痛感安迷修下意识的张嘴,结果水直接涌进了喉管,濒临死亡的绝望感吞噬着安迷修,翠绿色的眸子此时确实暗淡无光。
眼皮越发沉重,最终还是合上了。
“啧,不会就这么死了吧?”……
——————————————————————
大家晚安~
billdip的那个我打算在学校里写,不过不能拿手机,所以是写在本上,回来再打出来。

【安雷】深海之鲛1

众所周知,人鱼是一种生活在童话里的物种,他们拥有异于常人的白皙皮肤,摄人心魄的彩色眼眸,光滑美丽的鱼尾。
一个临海的村落里,曾有人见过人鱼,那个人很清楚的描绘出人鱼的相貌——紫色的柔顺的头发,仿佛包含万千星辰的眸子,白皙到病态的肤色,姣好的面容以及不可一世的高傲神色。
村里的人都以为他疯了,只有一个孩子相信他(是的没错😂就是安哥😂)
安迷修,听名字会下意识的觉得这个孩子会很乖,当然安迷修也是真的很乖,他不会给村里的人惹任何的麻烦,他称那位见过人鱼的人为‘师傅’当然,为了撑起这个称号那人也会教安迷修一些东西,除了剑法刀法之类的以外也没什么有用的东西了,尤其是村里人嘲笑的骑士道,但他们从未把这位东西放在心里,只当是村里人的一个玩笑罢了。
那年安迷修到了成年的年纪。
村里有个习俗——小孩子到了成年的年龄就必须独自一人驾船在海上生存一个月。他们不会给孩子们提供任何帮助,只有一张日历,以及一本空白的本子和一只笔,这本子是为了让他们记录这几天在海上的所见所闻。
……
安迷修和他同辈的孩子们出发了,带着长辈们的祝福,除了安迷修以外。祝福安迷修的只有那个被当成疯子的,所谓的‘师傅’而已。
安迷修知道怎么在海上航行,也知道怎么在海上寻找食物,但最要命的安迷修他不知道怎么在海上辨别方向,
尤其是在像现在这样的浓雾天气。
安迷修叹了口气,不知是该继续前进还是就在原地。
就在安迷修纠结的时候,他看到了一生都难以忘记的景象。
就如同师傅描绘的那样…
紫色的,柔顺的发,仿佛包含万千星辰的眸子在雾里发亮,吸引着像安迷修这样的旅人,跟着他走向生命的尽头。
玫瑰虽美,却有尖刺…
——————————————————————
好短啊…
心塞…

嗯…

嗯…我最近准备开两个坑,一个安雷,一个billdip
嗯…
安雷的坑还没想好…慢慢来吧,可能会写人鱼的…
billdip的话…我打算写个失忆的…当然不是比尔失忆…
嗯…不着急…反正明天就开学了…嗯…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安公好龙


  ※叶公安X龙王雷
  ※安哥不怕龙
  —————————————————
  安迷修是远近闻名的大官,皇上身边的红人。很多人知道安迷修喜欢龙,于是很多想贿赂安迷修的人给他送礼大多都送带有龙图案的饰品和画卷。
  但总所周知,安迷修这个人吧,他贯彻骑士道精神。所以给他送礼的人,都被送进了牢里,于是没有人敢再给安迷修送礼。
  安迷修绝对是当朝最累的人,皇上天天嚷着要御驾亲征,其实说白了就想去和邻国的格瑞痛痛快快的打一架,但人家格瑞和自家金处的好好地,才没空来理他,虽然出于多种原因安迷修一直没有让皇上去,但是,人家是皇上,你管不住的啊!你安迷修不让人家亲征,人就不看奏折,所以批阅奏折这种重任就落到了安迷修身上。
  安迷修每次回家都累个半死。躺倒床上就睡得不省人事了。
  安迷修家里没什么之前的东西,唯独大厅正门正对着的一副龙王的壁画。
  只是美中不足,这幅壁画上的龙少了双眼睛。
  半夜的时候,安迷修起床,安迷修作息很规律,他起床是有目的性的,例如...解手。
  路过壁画的时候安迷修好像看到壁画上龙的眼睛在看他。
  但那副壁画上的龙并没有眼睛,安迷修只当是眼睛跟自己开了个玩笑。
  因为他觉得——那只是副壁画而已。
  次日清晨,安迷修和以往一样整理好仪容后,去了皇宫。
  等回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家大厅的椅子上躺了个人。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安迷修没有叫醒他,而是开始打量他。
  等等...这个人...怎么这么像...察觉到不对,安迷修猛地转头看向大厅正对着的墙壁,上面什么都没有,原来那条龙以已经消失不见了。
  “唔~”男人打了个哈欠,睡眼朦胧的看着安迷修“呦,你回来了啊。”
  “你是...”安迷修咂舌,而后又想起自己还没有自我介绍,有违骑士道精神后开口“我是安迷修。”
  “我知道你~”男人打了个哈欠“天天都看得见怎么可能不知道?我是雷狮”
  “天天都看得到?”安迷修一愣,随之而来的是惊喜“你真的是龙?!”
  “什么真的假的。”雷狮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扬起下巴,盯着安迷修“你不是喜欢我吗?”
  安迷修盯着雷狮的眼睛,紫色的眸子里倒映出安迷修身后的星辰。一时间安迷修居然看愣了“是。”
  雷狮看着安迷修轻笑一声,翻下椅子,看着走近安迷修,轻轻吻上安迷修的双唇“那么就请多多指教了,安大人。”

第一次用马克笔画画就画眠太的雷了。肤色好奇怪啊,算了,就当是和安哥去玩到气候晒黑了吧。草稿都没画,直接用给笔画的,结果还真去意料之中啊(哭哭::>_<::唔嘤)
小透明半夜偷偷一下眠太@眠@提不起劲

【安雷】猫的报恩

  安迷修养了一只猫,并取名叫雷狮。
  说起安迷修和雷狮的初遇可谓是很普通了。
  那天安迷修在后院里的大藤椅上打瞌睡,猛然感觉手边有什么东西,毛茸茸的,软软的。安迷修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向手边,一团黑色的东西靠在安迷修手边打着呼噜,身子跟着均匀的呼吸一起一伏。安迷修一愣,伸手摸了摸眼前的小可爱。结果,小可爱醒了,冲安迷修炸毛。
  安迷修笑着,抱起猫咪“你好啊。”
  “喵。”愚蠢的人类还不快放我下来。
  “我是安迷修,小猫咪,你的主人在哪啊?”安迷修摸了摸猫咪的爪子上的肉球。
  喵咪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安迷修蹭了蹭猫咪的脸颊“你好可爱啊~”
  喵咪翻了个白眼,一爪子拍到安迷修脸上。
  “啊...”安迷修松开猫咪。
  喵咪跳到藤椅上,舔着爪子“喵”愚蠢的人类,现在知道我不是好惹的了吧!
  安迷修擦了擦脸,看着这只奇怪的猫咪,一身墨一样的黑色,紫色的眸子正盯着安迷修,黑色细长的尾巴正左右摇摆,警告着安迷修。
  安迷修趴下身子,平视喵咪“你没有主人吗?”
  猫咪瞄了他一眼,跑走了。
  安迷修皱着眉挠了挠头“他这是不喜欢我吗?”
  自那以后安迷修经常会给雷狮做鱼,又是还带着骨头,欣慰上次安迷修看到雷狮和一只狗狗关系很好的样子。
  佩利:“汪!”老大你回来了!^o^
  帕洛斯:“喵!”老大今天怎么怎么久才回来。( ̄~ ̄)
  卡米尔:“喵。”(这句无翻译)\(≧▽≦)/
  雷狮把嘴上叼着的鱼放下来,众猫凑到一起吃着雷狮带回来的鱼,雷狮把专门为佩利带回来的骨头推给佩利,佩利叫了一声,埋头咔呲咔呲的啃骨头。
  “喵。”雷狮叫了一声又跑走了。
  “喵。”卡米尔看着雷狮的背影。大哥去哪啊?
  帕洛斯:“喵。”谁知道呢。( ˙-˙ )
  “汪!”一定是去找吃的了!\(≧▽≦)/
  帕洛斯:“喵。”你就知道吃。-_-
  “汪!”有什么错吗!|( ̄3 ̄)|
  雷狮带回去的鱼是安迷修给的,安迷修不爱吃鱼,但他却愿意给雷狮做鱼。
  雷狮跑回安迷修后院的藤椅上躺着。雷狮并不讨厌和安迷修相处,不仅不讨厌还可以说是有点喜欢,毕竟给流浪猫吃的这种事一般都是小孩子会做的,当然大人也有,但是少。在雷狮眼里安迷修就好像是一个大孩子一样。
  “喵。”雷狮起身,冲屋里叫了叫。
  安迷修听见了声音便走了出来,手里还拿了一盘鱼,安迷修坐到雷狮旁边,把鱼放下“吃吧。”
  安迷修看着雷狮低头吃鱼的样子傻愣愣的笑了“奥,对了,雷狮,我找到了一家可以收养你朋友的人家。”
  雷狮抬起头来看着安迷修,抖了抖耳朵“喵。”谢谢。
  “呐,雷狮吃完我们就把他们送到那户人家好不好?”安迷修看着雷狮笑道。
  “喵。”好。
  ......
  “喵,喵,喵。”卡米尔,帕洛斯,佩利。
  佩利:“汪!”老大回来啦!
  “汪!”他是谁!佩利看着雷狮身后的安迷修,弓起背,做出攻击的架势。
  帕洛斯:“喵。”佩利乖。
  “喵。”找到可以收养你们的人家了。
  “喵?喵?”我们?那大哥呢?卡米尔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雷狮。
  “呃...”安迷修挠了挠脸颊,看着雷狮“你是在和他们解释吗?”
  “喵。”是。雷狮回头看了看安迷修。
  最后在雷狮的威逼利诱下卡米尔,帕洛斯还有佩利不得不妥协。
  于是画面就变成了安迷修怀里抱着雷狮,佩利跟在后面,背上拖着卡米尔和帕洛斯。
  “丹尼尔,我来了。”安迷修边敲丹尼尔家的房门,边叫道。
  丹尼尔开门,见安迷修怀里的雷狮便伸手要抱“啊,就是这只吗?”
  “不是。”安迷修闪了一步,让丹尼尔看到自己身后的一狗两猫。
  丹尼尔瞬间石化,怎么这么多......
  安迷修并没有给丹尼尔消化的时间让佩利他们进了门后就直接抱着雷狮离开了,只留下在风中凌乱的丹尼尔。
  “喵。”你的朋友靠谱吗?雷狮趴在安迷修怀里。
  “嗯?”虽说安迷修听不懂雷狮说的是什么但他大概能猜出来“放心吧。丹尼尔还是很可靠啊。”
  于是乎,安迷修从一位没有马的骑士变成了一位专职猫奴。
  但是有一天,他发现自己养的雷狮,似乎并不是一直普通的猫啊...
  “雷狮?”安迷修半夜起来感觉身边有团热乎乎的东西习惯性的脱口叫出雷狮的名字。
  “安迷修...”雷狮轻唤这安迷修的名字,翻身跨坐到安迷修身上,盯着身下的人。
  “雷狮,别闹。”安迷修哼唧了一声,马上发现了不对,雷狮没这么重!
  安迷修猛地睁开眼睛,正对上雷狮紫色的眸子,这么近的距离,安迷修连雷狮的呼吸都感觉的到。
  “你...”安迷修看着雷狮惊讶到词穷。
  雷狮一笑“听说过猫的报恩吗?”
  安迷修愣了愣点头,现在的雷狮俨然是一副人类的样子,当然是在忽略头上的耳朵和身后的尾巴的前提下。
  雷狮轻轻的在安迷修的唇瓣上啵了一下。
  安迷修回过神来,邪魅的一笑,翻身把雷狮压在身下“那你就好哈报恩吧~”
  “喵?”雷狮愣愣的“不对!不应该是我在...唔...”
  结局拉灯o(*////▽////*)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