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人体废·价格敏感性消费者

价格敏感性消费者w人体废w多半临摹w板绘初学者w无意冒犯w果咩

【安雷】深海之鲛

众所周知,人鱼是一种生活在童话里的物种,他们拥有异于常人的白皙皮肤,摄人心魄的彩色眼眸,光滑美丽的鱼尾。
一个临海的村落里,曾有人见过人鱼,那个人很清楚的描绘出人鱼的相貌——紫色的柔顺的头发,仿佛包含万千星辰的眸子,白皙到病态的肤色,姣好的面容以及不可一世的高傲神色。
村里的人都以为他疯了,只有一个孩子相信他(是的没错😂就是安哥😂)
安迷修,听名字会下意识的觉得这个孩子会很乖,当然安迷修也是真的很乖,他不会给村里的人惹任何的麻烦,他称那位见过人鱼的人为‘师傅’当然,为了撑起这个称号那人也会教安迷修一些东西,除了剑法刀法之类的以外也没什么有用的东西了,尤其是村里人嘲笑的骑士道,但他们从未把这位东西放在心里,只当是村里人的一个玩笑罢了。
那年安迷修到了成年的年纪。
村里有个习俗——小孩子到了成年的年龄就必须独自一人驾船在海上生存一个月。他们不会给孩子们提供任何帮助,只有一张日历,以及一本空白的本子和一只笔,这本子是为了让他们记录这几天在海上的所见所闻。
……
安迷修和他同辈的孩子们出发了,带着长辈们的祝福,除了安迷修以外。祝福安迷修的只有那个被当成疯子的,所谓的‘师傅’而已。
安迷修知道怎么在海上航行,也知道怎么在海上寻找食物,但最要命的安迷修他不知道怎么在海上辨别方向,
尤其是在像现在这样的浓雾天气。
安迷修叹了口气,不知是该继续前进还是就在原地。
就在安迷修纠结的时候,他看到了一生都难以忘记的景象。
就如同师傅描绘的那样…
紫色的,柔顺的发,仿佛包含万千星辰的眸子在雾里发亮,吸引着像安迷修这样的旅人,跟着他走向生命的尽头。
玫瑰虽美,却有尖刺…
安迷修就这样,跟着那双含笑的眸子,慢慢驶向迷雾的深处。
到达了迷雾的深处,那双眸子却是突然不见了踪影,安迷修揉了揉眼,猛然发现自己已经身处迷雾的中心。
紫色的鱼尾从水底猛的拍向安迷修的小船,小船剧烈的摇晃起来,虽然没有翻,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安迷修却翻了下去。
海水涌向安迷修的鼻腔和口腔。
安迷修紧闭着嘴,无意间瞥见那紫色眸子的主人。
紫色的发在水中飘荡,鱼尾轻轻的摆动着。
紫色的眸子对上安迷修翠绿色的瞳孔,他愣了一会,唇角勾起一个戏谑的笑,摆尾游到安迷修身边,拖住他,张开嘴,尖锐的牙齿割开衣服和皮肤,血腥味顿时在水中溢散开来。
因为疼痛感安迷修下意识的张嘴,结果水直接涌进了喉管,濒临死亡的绝望感吞噬着安迷修,翠绿色的眸子此时确实暗淡无光。
眼皮越发沉重,最终还是合上了。
“啧,不会就这么死了吧?”
沉睡中的安迷修皱着眉头,因为他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扎他的腿。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正对上一双紫色的眸子,安迷修一愣,想起这双眸子的主人是那条咬自己的人鱼,而现在,这条人鱼此时正盯着自己,尾巴戳着自己的腿。
意识到这点,安迷修猛的向后一挪,警惕的看着人鱼“你想干嘛?”
他不说话,只是盯着安迷修翠绿色的眸子。
见对方没有敌意,安迷修迫使自己冷静下来。
“我是安迷修,你是谁?”安迷修看着雷狮,伸出手。
“雷狮。”雷狮盯着安迷修的手“你伸爪子干嘛?”
“呃…握手,你知道吗?”安迷修用另一只手挠了挠脸颊。
“握手是什么?”不出安迷修所料,雷狮果然不懂握手的意思。
“是一种示好的表现。”安迷修笑了笑,翠绿色的眸子弯的像月牙一般。
雷狮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安迷修的手,在确定眼前的人没有任何威胁后,雷狮伸出手,握住了安迷修的手。
安迷修高兴到飞起。
安迷修握着雷狮的手傻笑着。
“你笑什么?”雷狮觉得莫名其妙。
“我开心啊。”安迷修笑着“因为我看到了你这么善良的人鱼啊。”
“嗯?”雷狮一愣,接着开口“你不怕我吗?我可是想吃了你啊。”
“不会啊。”安迷修依旧没头没脑的笑着,挠了挠头“死在你手里肯定不葬身鱼腹的好。”
“切。”雷狮切了一声,翻身跃回水里,苍白的脸上浮现一抹不正常的红晕。
安迷修笑了笑。
雾早已散尽,安迷修划着船桨,离开了这片海域,可安迷修不知道雷狮可是一直在后面跟着呢…
三十天,说长也长,说短也短。
这才过了四天,安迷修自打见了那只明教雷狮的人鱼后,安迷修就变的有些奇怪。具体奇怪在经常发呆,傻笑之类的。
雷狮悄咪咪的跟在安迷修后面,是不是抓只鲨鱼(???)果腹,但安迷修仍旧是没有发觉(“明明海水都被鲨鱼血染红了啊喂!”“人家以为是赤潮”“……”)
“喂!”多天以后雷狮终于忍不住叫住了安迷修。
“哎?!”安迷修记得雷狮的声音,猛地回头,正对上那双紫色的眸子,一瞬间安迷修就兴奋了,差点扑到水里和雷狮拥抱“雷狮!”
雷狮看着安迷修挑了挑眉。
“过来狩猎碰巧看到了你了。”雷狮随便找了借口。
“…狩猎?”安迷修突然想起那次雷狮想吃掉自己的样子,面色一沉“是狩猎人类吗?”
“哈?”雷狮一皱眉“有时候也会狩猎,但平时都是…”
“为什么?”安迷修突然开口,面色复杂“为什么狩猎人类?”
“这个世界不就是弱肉强食吗?”雷狮不屑的笑了笑“你们人类可以吃猪羊鸡鸭之类的,我们就不可以吃人类吗?”
“这不一样,它们……”
“它们在你们眼里不都是‘可食用’的吗?”雷狮嗤笑“人类在我们看来就跟猪羊鸡鸭差不多。”
“……”安迷修无法反驳雷狮的话,索性闭嘴。
“喂,怎么不说话了?”雷狮挑了挑眉“觉得我是对的了?”
安迷修在大脑里搜索着可以用来形容雷狮的词汇,半晌,才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恶党”
闻言雷狮皱起来眉头,非常不满“你什么意思?”
安迷修别过头去,因为他会被雷狮的紫眸所左右。
见安迷修如此沉默,雷狮冷笑一声,嘲讽了一句,便离开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安迷修一直都在发呆,思考人生。
……
已经过了20天了,安迷修还是没想出个所以然来,20天里安迷修曾想过无数次分散注意力的方法,但都无果。
安迷修也曾在纸上画过画,但不知道为什么,起笔收笔,纸上跃然是雷狮的样貌。
安迷修从未这么迷茫过。
他也曾想过道歉,但始终也没能实现,因为安迷修根本不知道雷狮在哪?他只知道雷狮的名字,以及他是只人鱼罢了。
三十天转瞬即逝。
和安迷修一同出发的人都已经回来了,但是安迷修还没有回来。
大约在第三十天的下午一点,安迷修回来了,他第一个去见的就是自己的师傅,当然除了师傅安迷修也没有什么能见的人了。
安迷修向自己的师傅描绘了自己见到雷狮的情景,并且把雷狮咬的伤口给师傅看。
安迷修的师傅好像(???)灰常激动,他问安迷修有没有记得他的相貌。
安迷修点了点头,把自己画的雷狮拿给师傅。
安迷修的师傅颤颤巍巍的接过安迷修手里的画。激动的泪牛满面(???)
安迷修又讲了雷狮对自己说的话以及自己叫他恶党这件事。
“我想向他道歉。”安迷修低着头,扯着衣服的下摆。
“……”师傅静静的看着安迷修,叹了口气。
“我不知道他在哪…”安迷修说着眼泪都快要挤出来了(???)可怜巴巴的(???)
“安迷修。”师傅慈祥的摸了摸安迷修的头“你去找‘他’吧,他会帮你的。”
安迷修知道师傅说的‘他’是谁,所以点了点头,朝着那人的住处走去。
那人名叫帕洛斯,是远近闻名的骗子。
这人和安迷修倒是没有什么过节。
安迷修找到帕洛斯,和他谈了很久。
说实话,帕洛斯他不信人鱼那一套,所以他忽悠安迷修,让安迷修去道歉。
神奇的是…
安迷修他…
信了!
真的信了!
就这么信了!
安迷修走到海边,在那坐了半天。
雷狮躲在礁石后面看着安迷修这副很愧疚的样子很开心(???)
“大哥。”卡米尔无奈的看着偷偷摸摸的雷狮。
“卡米尔,先不要说话。”雷狮给卡米尔发了禁声令。
卡米尔看了雷狮一眼,却是没再说话。
“雷狮。”安迷修手扶在礁石上,看着雷狮。
刹那间雷狮惊讶了一下,
卡米尔叹了口气,慢悠悠的游走。
安迷修看着雷狮,眼眸轻弯,附身吻上他的唇。

评论

热度(44)